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 美术专栏 >
北京匡时秋拍 | 师法造化:齐白石特辑

摘要:白石老人曾说:“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然后下笔有神。”能做到“胸中先有所见之物”并不容易,既要有天资,更要有审物的工夫。白石老人出身乡野,有别于传统文人画家的生活环境与家庭条件使其在热爱身边

白石老人曾说:“凡大家作画,要胸中先有所见之物,然后下笔有神。”能做到“胸中先有所见之物”并不容易,既要有天资,更要有审物的工夫。白石老人出身乡野,有别于传统文人画家的生活环境与家庭条件使其在热爱身边自然景观的同时,更多的以农家平民的眼光看待外物。此次“澄道——近现代书画夜场”齐白石作品皆是这样“用我法,师造化”的精品。

此幅《荷塘秋色》下实上虚,是白石老人非常擅长的图式。长线荷杆相互参差,在调和藤黄赭石,写出大面残叶,以胭脂画花,一大一小。随后又反复推敲,增添小荷杆,更加疏密有致。画中两朵红荷一者藏于荷叶之下,半掩其华;一者虽以凋零,但傲然直立。两朵荷花的描绘上人几乎是用画油画的手段来使用胭脂红颜料的,浓厚丰裕,极有质感。所谓“秋荷之景”并非描绘其衰败破损的萎靡之态,而借浓重的笔法,来给创造出荷花强力的质感与层次,通过强烈的对比展现出与红荷盛期不同的蓬勃生命。

此幅《双喜》描绘的是两只喜鹊站立于松枝之上,姿态各异,生动传神。画中松树不同一般,是为马尾松,亦叫“五须松”。古人画这种松树,杆和枝叶无法自然展开,因缺乏观察真树及用笔不泼辣。白石老人画松杆用侧锋笔,下笔用力,所以粗厚雄健;画松枝用中锋笔,笔笔有劲,全用焦墨,所以姿态雄矫。画松针尤见功夫,用长锋坚硬的笔,每笔都是中锋见力,用铁线篆法,作下垂的样子,松针密密重重,繁而不乱,笔笔都有交代。

此幅《傲寒》为白石老人1924甲子年所作,正是陈师曾力劝齐白石变法之际,其时用笔已由先前的奔放粗犷转向平整精整,但又内含纵意。这一时期的作品,墨色清雅,白梅枝深淡有致,错落分明,花瓣圆润饱满,花蕊清劲细秀,花朵虽多,但布置疏朗。画中梅花从左上探入画面,数枝向上伸展,数枝倒悬而下,于穿插中生出丰富变化,枝头缀满梅花,花朵正侧偃仰,或含苞,或半开,或怒放,枝干以焦墨枯笔写出,笔力劲健,左上方的题款书法纵横恣肆,与梅枝相呼应,使构图平衡稳重,呈现出其成熟个人风格。

此幅《盗瓮图》作于1946年,醉翁则是白石好写的人物题材,这幅取自毕卓盗酒的历史故事。毕卓生性旷达,好饮,曾任官吏部郎。因醉夜至瓮下盗饮,被拿,翌晨方知被捕者乃毕氏。

白石老人一生不求闻达,虽与官家多打交道,如师友樊增祥、夏午诒、王缵绪等,却拒绝举荐为内廷供奉,又或捐纳县丞官职。他有诗曰:“穷到无边犹自豪,清闲还比做官高”之句,恰是对官宦仕途毫无兴趣的反映。画中毕卓斜倚着酒坛一脸醉态,酒吊子上的一串铜钱点出“宁肯为盗,不肯伤廉”的主题。白石老人身逢乱世,两袖清风。以此幽默轻松,惟内含深层的作品,兴画家看透世态后所抒发的叹谓。

北京匡时2018秋季拍卖会

预展:12月3日-4日拍卖:12月5日-6日